A-A+

苗裔传奇——古代篇 前篇:第十二章 陬天轼传奇(二)

2018年07月15日 苗裔传奇, 豆皮连载 评论 4 条 阅读 194 次
摘要:

陬天轼传奇(二)

第十二章 陬天轼传奇(二)

 

天穹宫主殿。

“你们弄丢了我的祖父,要赔的哦……”

…………

“有趣,真有趣……”

吱啦吱啦……

“回去了,严刚。”

吱啦吱啦吱啦吱啦……

姚声的面孔。

从天龙山回天周山的路上。

“你的实验室要不要换个地方?其他科学家能解析你的技术吗?另一个我肯定会积极配合供出你的老底的。”

“他们想解析我的技术,还早了两百年。”

嘶嘶————

姚声和严刚的面孔。

卢鹃别墅内。

“不好!快把水晶球扔掉!!!!”

嘶嘶嘶嘶————

林正钧那惊慌失措的面孔。

奇异空间内。

“思思……”

辰思思那发青的面孔。

以及,前后不一致的“洞口”形状,前后不一致的内部颜色。

这些画面一刻不停地在陬天轼的脑中循环……循环……

啊……头痛……为什么……

身体也动不了……这又是为什么……

脑袋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为什么思考起来这么艰难?……

不行……再这样下去的话……感觉自己就再也起不来了……

冲破……把脑袋里的堵塞物冲破!

呼……呼……鬼头四忽地听见声响,回头一看,发现这个从海里救上来的小伙莫名其妙地开始全身吐息。

“嗯?怎子搞法?(怎么回事?)”鬼头四眉头一皱,对船舱里的高鼻梁男子叫道,“沙皮狗,噶后生仔睡唉半日,做米突然间内力涌动?(沙皮狗,这小伙昏睡了半天,怎么突然间内力涌动起来了?)”

沙皮狗蹦出船舱:“哎?真唉奇怪……佢噶一部分内力居然集中叫耳朵喽手指上沟……看起身又不似练密低功走火一样子……(真是奇怪,他的一部分内力居然集中在耳朵和手指上,看上去又不像练什么功走火入魔的样子)”

随着陬天轼的全身吐息,身上的盐末便被气流卷起,飘散。可待到浑身盐粒都吹散了,陬天轼还是没有停止吐息的迹象。

“呃……我讲……佢耳朵变长啊喔……(我说,他耳朵变长了啊)”

“啊……指甲也变长唉……”

“喂……无是吧……果低子一话……妖怪?……(喂,不是吧?这样子……难道是妖怪?)”鬼头四有点害怕了。

“乱讲!人哪呢变一成妖怪!你无听过人讲啊?人妖混血呢种!(胡说!人哪能变得成妖怪呢!你没听过人说啊?人妖混血那种!)”

“哦……好似是叫做……陬氏?”

说着说着,陬天轼猛然睁开了双眼。那亮黄色的眼珠和倒竖的瞳孔吓得鬼头四和沙皮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两张黑脸血色全无,变得和黑炭一样。

陬天轼总算打通了神经回路,彻底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两人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样子,顿时意识到自己妖化了,赶紧调节内力和经脉,一秒钟内就恢复到人类形态。

“我说……小伙你……”看到陬天轼恢复常态,沙皮狗战战兢兢地开口,“你是……那个人妖混血种族的人?”

既然已经不经意间妖化了,再隐瞒也没用,陬天轼就立起身,直说道:“没错,我是陬氏族人,我叫陬天轼,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啊……”沙皮狗说话还是有点结巴,“这是……是应该的……应该的……”

陬天轼看他们俩还是有点害怕的样子,就说道:“你们不用怕,刚刚我是为了清醒一下头脑才不小心妖化的,没有恶意。你们都把我救上来了,我怎么可能会恩将仇报?”

“啊……说的也是呢……”从陬天轼的脸上找不出一丝恶意,沙皮狗终于松了口气,“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陬氏族人,说起来也算是稀有的经历呢。”

“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陬天轼再次道歉,“对了,刚刚是不是说海底没有找到其他人?”

“确实是的,在你昏倒之后鬼头四又下去找过,还是没有找到。”

这下糟糕了,陬天轼心头一紧,暗自忖道:在那个奇异空间内好像大家都是各自被卷入了不同的漩涡,后果就是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吗!不过思思跟我几乎是同时被卷入漩涡的,两个漩涡的距离又很近,出来的地方应该跟我相差不远才对!既然海底找不到,只能
上岸再找了。虽然也不排除在另一处海域的可能……可恶!利用自然能量的功法才练了没多久,再加上这里是海上,根本感知不到也没法利用地脉之气,可想而知能感知的范围有多小了……不过还是试试吧,看看他们有没有被传送到附近海域!

经脉扩张,内力发散,网状辐射,万物皆己耳目。

距离多少?范围多少?陬天轼没有概念,只能艰难地一点点抓取零零碎碎的自然能量,暂时转化为符合自己的属性,借此延展自己的感知神经。

鬼头四看陬天轼又突然闭眼不动了,本想拍他两下,却被沙皮狗拦住:“无郁佢!佢好似叫机运功巩,生间你一郁佢佢又变妖唉怎子好?暂时无理佢哎。(别碰他!他好像在运功,要是你一碰他他变妖了怎么办?暂时别理他。)”

由于两人不清楚陬天轼在干什么,又怕他再次变妖,只好默默盯着他,一时间船上的的空气都好像凝固住了,气氛紧张无比。

也不知过了多久,陬天轼再次睁开眼睛。深藏于眼底的,是无尽的失望。

突然发现两位救命恩人又一副紧张的样子,陬天轼赶紧摆摆手说道:“啊……没事没事……我只是又稍微运了一下功,没什么的,不必紧张。”

两人再次松了一口气。

见这两人还是有点放不开,陬天轼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你们是采珠人是吧?珍珠采好了吗?”

“小伙你昏倒之后鬼头四又下海采了几次,这次出海的作业已经完成,现正返航途中。”

“正在返航啊,那太好了……呃,鬼头四?这是他的名字吗?起得这么随便?没名没姓的吗?”

“姓名倒是有,只是我等一介珠民,没读过什么书,会写的字基本上也只有自己的姓名,而自己的姓名只在户籍记录上使用,平日里都用诨名互相称呼。”

这落后得不是一丁点了吧?合浦的发展水平还停留在前朝吗?疑惑归疑惑,陬天轼嘴上兀自不停:“原来如此,是我孤陋寡闻了。那您的诨名是?”

“叫我沙皮狗便好!”

“沙皮……狗?”陬天轼差点没笑出来,居然用“狗”当自己的名字!

“小伙肯定很不解为何我的诨名是狗吧?这可是有原因的。”说完,沙皮狗的脸皮蠕动,皱纹叠起,最后样貌变得如同一张狗脸——沙皮犬的脸。

“噗……哈哈哈哈……”这回陬天轼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气都岔了。为什么他那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上竟能挤出这么多皱纹和赘肉?

旁边的鬼头四一脸“受不了你”的样子:“你使哪次都果低子无……(你非得着每次都这样弄吗……)”

沙皮狗的搞怪一扫陬天轼盘桓心头的阴霾,让他暂时忘却了与大家失散的困境。

渔船满载着珍珠与欢乐,不紧不慢地,驶回合浦港。

标签:

4 条留言  访客:4 条  博主:0 条

  1. 藏阴套图网

    认真拜读,好为学徒!

  2. 948

    三天两头过来看一看,每次看完都有新体验!

  3. 大喜

    这里真心不错,每次来都有新收获!

  4. 罗拉套图网

    到你的博客走一趟,如同阳光洒在我脸上,心里暖洋洋!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