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苗裔传奇——古代篇 前篇:第十一章 陬天轼传奇(一)

2018年06月24日 苗裔传奇, 豆皮连载 评论 2 条 阅读 150 次
摘要:

陬天轼传奇(一)

第十一章 陬天轼传奇(一)

 

时间:从辰思思穿越时空到古楼兰算起,约 30 秒后。

--------------------------------------------我是超有爱的分割线-----------------------------------------------

咕噜噜噜噜……

陬天轼正从嘴里和鼻孔里冒出大量的气泡。

很明显,自己是在水里。

可这是什么水啊?!为什么刺激性这么大?为什么一睁开眼睛就疼得厉害?而且为什么自己身体这么虚弱?连做个防护罩隔开水都办不到。说到底为什么自己会在水里啊?!

再加上自己根本就不会游泳……不行,要被淹死了……

意识逐渐模糊……远去……

这时,陬天轼挣扎渐弱的手好像被什么抓住了。

天无绝人之路!!这几个字像虫子似的钻进了陬天轼的脑中,意识总算是被拉了回来。

咕噜咕噜咕噜……陬天轼用比之前更猛烈的势头挣扎着。这水像是有腐蚀性一样,他不敢睁开眼,只能凭着浮力感和强烈的求生意志往不断往水面挣扎。

突然,抓着他手的某样东西猛然开始加速往水面冲刺,高速移动造成的强大水压让本来就难受不已的陬天轼更加难受了。

不过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十几秒过后陬天轼就随着某物破开了水面,往天空飞去。

往天空飞去?……为什么都离开水面了还在往上升?

陬天轼稍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发现抓着自己手的是一个肤色黝黑打赤膊的精壮男子。往上冲的势头已经开始减弱,两人开始轻飘飘地逐渐下降。

这人在用御风术?还没由得陬天轼细想,身体就开始排斥刚刚灌进来的水,他开始猛烈地咳嗽起来。

一边咳一边吐出又苦又咸的水。这到底是什么水啊……

陬天轼吐着吐着,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一艘渔船上。

“呕……”陬天轼痛苦地趴在船沿,继续着那止不住的呕吐。

“后生仔,你无紧要吧?(年轻人,你没事吧?)”救他上船的精壮男子好心地拍着他的背。

这时,船舱里走出另外一个同样是肤色黝黑打赤膊的高鼻梁男子,叫道:“喂?你怎子搞啊(你怎么搞的)?采珠不成反而采了只人上来?”

“鬼知到啊!我啱啱想落最深最大一呢只传说噶‘珠母缝’,密人知到就见噶只后生仔叫里头浮上来啊!(鬼知道啊!我刚刚想进最深最大的那个传说的珠母缝,谁知就见这个年轻人从里面浮上来啊!)”

“只后生仔无是挨千年蚌精吞了噶掉生蛮叫蚌壳里逃出来噶吧?(这年轻人不会是被千年蚌精吞了然后发蛮力从蚌壳里逃出来的吧?)”

“你想象力够丰富!”见陬天轼吐无可吐了,救他的精壮男子扶他坐起,问道,“后生仔,你做米会叫‘珠母缝’里头出来噶?(年轻人,你怎么会从珠母缝里面出来的?)”

从陬天轼眼里看到的只有茫然。

男子以为他被水压坏了,不停地拍他的背:“后生仔你无紧要吧?(年轻人你没事吧?)”

“别……拍了……”又一口水喷出来,陬天轼总算恢复了说话能力。

“喔……无事就好……”男子长舒一口气。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嗯?”男子讶异了,“后生仔你是北人?(小伙子你是北人?)”

“北人?”高鼻梁男子走到陬天轼跟前,“之机穿一衣裳又不似……(但穿的衣服又不像)”

“你不是识讲北话咩?你喽佢讲!(你不是会说北话吗?你来跟他说!)”

“得得得……”高鼻梁男子蹲下,“小兄弟?你怎会从海底的‘珠母缝’里出来的?”

“咳!咳!……海底?……我刚刚是在海里?!……”原来这又苦又咸的水是海水!

不过自己不是应该在卢鹃家吗?卢鹃家不是在漱玉县吗?漱玉县不是在海青省吗?海青省不是在内陆吗?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跑到海里?陬天轼糊涂了。

想着想着陬天轼就头痛欲裂,抱头呻吟不已。

“无会是潜水病吧?(不会是潜水病吧?)”

“有常识点得无?潜水病是胸痛,无是头壳痛!(有点常识好不?潜水病是胸痛,不是头痛!)”高鼻梁男子白了另一个男子一眼。

陬天轼为了搞清楚情况而不顾头痛,强行跑起记忆的走马灯。

4 月 20 日→梳妆打扮带礼物→乘车从四天柱地区到漱玉县→郊外卢鹃家别墅→生日宴会→拆礼物→海底→现在。

…………………………

不对不对!肯定漏了什么……

生日宴会→送礼物→我和思思送完大白熊之后……林正钧送的是一个内部有东西的水晶球……对!就是这个水晶球有问题!……疼……这水晶球在空中开了个大洞,跟姚声那个令人不解的机械同样的效果!……然后我就从海青省被传送到了海底!话又说回来,这是什么地方的海上啊?思思呢?其他人呢?

“对了……”陬天轼艰难发声,“附近有没有见到一个穿淡蓝色吊带连衣裙的女生?”

“穿淡蓝色什么什么裙的女……生?”高鼻梁男子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困惑,回头问了问,“鬼头四,‘珠母缝’里头仲有其他人?”

“无啊?我是见噶只后生仔低。(没啊?我只看到这个小伙子而已)”

“之故讲仲有其他人一呢?(可他说还有其他人啊)”

“仲有?!(还有?)”

“我再问问故看乃。(我再问问他)”高鼻梁男子把头转了回来,“小伙?是不是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在海底?”

“应该……是的……既然……我被传送到海底了,那……其他人应该也是被传送到海底了才对……”

“传送”?这个北话的词我怎么从来没听过?高鼻梁男子此时也不想深究,对鬼头四说道:“确实仲有人埃海底哦,快的落去救人!(确实还有人在海底,快点下去救人)”

“好!”鬼头四应声一跳,扎入海底。

“小伙你放心,像我们这种以采珠为生的人来说,救人不在话下!管你有多少人在水底,通通给你捞上来!”

“采珠?采珍珠吗?”

“对!采珍珠!合浦南珠可是名满天下的啊!”

“合浦南珠?这里……是广西合浦?!”

“严格来说是合浦外海……嗯?合浦就是合浦,广西又是什么?”

“合浦不是广西区的吗?”居然瞬间就从海青省被传送到了广西区,要是交通工具都换成这种东西那出行就不是问题了……哎,我想这种事情干什么!陬天轼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对了,忙着跟小伙你说话,都忘了给你烘干衣物了。虽说天气炎热,潮湿衣裳穿久了还是不好。”

“烘干?难道船上还配有烘干机?”

“烘干机是何物?没听说过。此种程度的事情,用内力即可,何必借助他物?”说着,高鼻梁男子双掌冒出两股蒸汽状内力,似蛇一般把陬天轼一圈圈缠住,尔后开始高速旋转。

“哇!好热!”

“莫动!一会便好。”

高鼻梁男子的内力果真有极好的脱水效果,不到三分钟,陬天轼身上的水便蒸发得一干二净。

只不过……身上就沾了一层白白的粉末。

高鼻梁男子收回内力:“我的内力只能烘干身上的水,对盐就无能为力了。这船上又未带有淡水,冲不了这盐末,小伙你就忍忍吧。”

“呃……”浑身痒痒的黏黏的,好难受。

“小伙,你这身衣裳的样式,我从未见过,敢问你是何处人士?”

“啊,我是海青省的。”

“海青省在何处?”

“不知道?海青省不就是在西北地区吗?”

“西北地区?未曾听闻,西域地区倒是有所听闻。”

“西域?怎么感觉这个词只在历史书里出现过……哎,说来也怪,之前我说‘广西’的时候,你好像也说不知道?合浦不就是广西区的一个县吗?”

“说什么呢小伙,合浦不是一个什么县,而是一个郡,更不是隶属什么区的,而是我国的生财地,靠的就是珍珠生意啊!”

“我国的生财地什么的说得也太夸张了点吧,换成上海滩还靠谱些。”

“总感觉小伙你的常识和与我等差好远……”高鼻梁男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也正觉着奇怪呢,到底怎么回事?”有那么一瞬间陬天轼这么想,是不是合浦这个地方太落后了,所以这个采珠人的常识才和自己的差别那么大。仔细看看这艘渔船样式也蛮老的,这采珠人的裤子的样式也不新。

说起来这是在海上呢。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大海,却是被莫名其妙传送过来的。

一望无际,波涛汹涌,海天一线。

在一波又一波海浪的推动下,船体摇晃不已。

呃……为什么自己又有想吐的冲动?

这时,近处的海面突然冒出大量的泡泡。

“哦,他上来了。”高鼻梁男子说道。

果不其然,鬼头四像飞鱼一样冲破海面,一个优雅的空中转身就轻轻落在了渔船上。

他手里没抓着人,抓着的是一个珠母贝。

“哎你只鬼头四,啱啱叫你去采珠你去救人,噶掉叫你救人你又去采珠?!(哎呀你个混球,刚刚叫你去采珠你去救人,现在叫你救人你又采珠?)”

“一嚒啊无见有人啊!基附近一地方我啊游遍啊,硬是无见有人,我有米法?也无可能白白落水一次,我就顺便拈一只贝上来咯。(可都不见有人啊!这附近我都游遍了,就是没见有人,我有什么办法?也不能白白入水一次是吧,就顺便拿了个贝上来咯。)”

“呣……”高鼻梁男子皱了皱眉头,“小伙,海底找不到其他人啊……”

心,顿时凉了半截。

头痛指数以等比数列上升。

“哎?小伙?”

“后生仔?”

满身盐末的陬天轼头一歪,倒在了渔船上。

标签: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闺房独自乐

    炎热的夏天,看到这样的博客瞬间清凉了许多!

  2. 爱就爱啦

    从百度点进来的,学习学习,呵呵!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