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苗裔传奇——古代篇 前篇:第九章 辰思思传奇(四)

2018年05月27日 苗裔传奇, 豆皮连载 评论 1 条 阅读 188 次
摘要:

辰思思传奇(四)

第九章 辰思思传奇(四)

 

自己这样子应该算是在颠覆古代楼兰人对神的认知啊……

辰思思不禁自嘲。

就在不久前,辰思思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古兰姬。

这之后,在楼兰王一干人等的热情下,不,主要是看在那位虽病尤丽的王后菲丽的份上,辰思思扯了一大堆“神界”的事情。

辰思思自己对神仙之事的认知也只限于故事里所听到的,中原道教体系的神话故事。

只记得那几个主要的神仙的名字,连他们的履历都记不得多少。

所以,只能扯了。

结果,就把自己所出生的时代说成了神界。

原本辰思思就只学过回复体力、治疗伤口之类的医疗术,超出这个范畴就无能为力了,自然对王后的病也没办法,只能靠着魔印给自己的经验,像分析利用自然能量一样去分析王后的气脉并梳理通顺,让她好受一点而已。

最主要是要让他们知道,“神”不是万能的。

看着他们目瞪口呆的那样子,辰思思一直在忍着笑。

不对,不是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有一个人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淡定。

楼兰圣女,琪丽。作为木依奥神和楼兰人的沟通桥梁的她应该对神的信仰最坚定,怎么想都应该是最震惊的一个,可到头来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看不透她。她的面纱似乎并不只是遮住她的脸,遮住的还有她的心。

好奇心上来了。圣女琪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寻人启事已经发出去了,现在暂时还没有什么事做,就先来个旁敲侧击吧。

“来人!”辰思思叫道。

寝宫门口的两个侍卫应声而入,下跪行礼:“属下在,仙女有何吩咐?”

“你们两个,对圣女了解多少?”

“唉?”两人发出微微的错愕声,仙女怎么会问圣女的事情?

面对仙女,可不能失了礼节,其中一个侍卫马上回道:“禀仙女,属下对圣女之事略知一二,请问仙女欲了解圣女之何事?”

辰思思想了想,说:“楼兰的圣女是如何选定的?”

侍卫释然,原来这位仙女真不是木依奥神之下属,难怪会不了解圣女的情况:“回仙女,我国圣女乃木依奥神选定之亲神之女,每代圣女皆由木依奥神借上代圣女之躯考察,指定。圣女每月皆向木依奥神祈祷、沟通,传达王和国民之意愿。”

意思就是每代圣女在卸任前都要在国民中考察并挑选合格人才,然后再在这些人中挑选一个最合适的(或者说最具神性的?)来当下一任的圣女,圣女的主要工作就是上祭坛跳跳大神这样子是吧。辰思思这么理解。

辰思思又问:“琪丽圣女就任多少年了?”

侍卫答道:“已任七年又七个月。”

“她为何一直蒙着面纱?”

“此事属下不甚明了,只知圣女在人前蒙面是传统礼仪。”

传统礼仪?我怎么想起阿拉伯那边的女人了?

辰思思继续问道:“你们还知道些什么琪丽圣女的事,都说出来。”

两侍卫对望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说道:“属下所知的还有另外一事,担任圣女之女子必保贞操,且终身不嫁,此生皆献于伟大的木依奥神。”

另一个侍卫接口道:“琪丽圣女未被选中之时,双亲在一次出城时于风沙之中失踪,遗体一直未寻到。上代圣女选中她亦是她本人强烈要求的结果。”

原来如此,琪丽当上圣女是她自己的意愿,而且直接原因应该就是双亲的失踪。

“属下所知的只此几件事,其他之事就不知了,还请仙女恕罪。”

“没事没事,你们出去吧。”辰思思摆摆手,示意他俩出去。

“属下告退。”两人再次行礼,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辰思思又躺到了床上,闭眼沉思:照这样看来,琪丽因为父母被风沙吞噬,为了让这种悲剧不再上演而萌生了亲自向木依奥神祷告的想法,这才让上任圣女给选中,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与木依奥神沟通的圣女。

……没有任何问题啊?怎么想都是她的信仰最坚定,为什么偏偏她的反应最淡定呢?!在信仰这种层面上,自身性格再怎么喜怒不形于色也不应该平淡成那个样子吧?

越想越不明白。

找她去。

辰思思一个起身,向门外走去。

辰思思来到幽露宫。

“参见古兰仙子。”琪丽优雅地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辰思思扶起她,“我来就是想跟你这位‘与神沟通者’聊聊。”

“仙子欲见我,传个话我便可去到寝宫,何须劳驾仙子移宫,折煞我矣。”琪丽仍在客套。

“废话别多说,我也不能老窝在寝宫是吧?”

“仙子说的是,咱进去谈。”说着,琪丽就把辰思思带进了主殿。

这幽露宫主殿豪华程度虽然比不上楼兰王宫正殿和自己的寝宫,但装饰和浮雕却比前两者都要精细和华美许多,更主要的是——镶嵌了不少“神性”。

不愧是“与神沟通者”的宫殿。

从看到琪丽开始,辰思思就一直盯着她的眼睛——面纱覆盖之下脸上露出的唯一一处地方。

一如既往,平淡,古井无波的眸子,即便是单独面对着自己这位古兰仙子。

“仙子请坐。”琪丽把辰思思请到正座上后就亲自泡了一杯清茶,轻轻递到辰思思面前,“凡间清茶不比仙界甘露,还望仙子海涵。”

仗着仙子的身份,辰思思也不想跟她客套下去了,接过清茶问道:“琪丽,做圣女已有七年了吧?”

“正是。”

“圣女之职责,乃是代表楼兰人民,与守护神木依奥沟通是吧?”

“正如仙子所言,楼兰历代圣女皆由木依奥神借先代圣女之口所指定,担当楼兰人与上天沟通之责。”

“既有你如此为楼兰人民祈祷,与木依奥神沟通,”辰思思轻轻抿了口茶,“那为何风沙天气越来越多?木依奥神没有听到你的祈祷吗?”

琪丽神情不变:“琪丽确由先代圣女处习得与神沟通术“正是。仙子虽非木依奥神之属,但降临楼兰却也是事实,且仙子下凡的理由亦是留在楼兰的契机。由此看来,仍是琪丽得偿所愿了。”

辰思思不仅用眼睛在盯着她,甚至已经开始用内力感知他的身体能量状况了。从魔印中获得的诀窍加上向林正钧学习的感知技巧,辰思思(当然也包括陬天轼)已经可以在不让目标觉察的情况下探知目标的身体能量状况了,当然目标是高手的话辰思思的技巧还是不够看的,不过对方是基本没练过武功,内力一般的琪丽,这就绰绰有余了。

琪丽不仅表情和语气上平淡无比,在说出“得偿所愿”的时候连呼吸的频率都没变,身体内能量的流动也没有丝毫变化。

她是从内到外都平静无比!

该不会她修炼的“与神沟通术”有这种效果吧?

跟琪丽单独接触后,辰思思的疑惑是越来越大,好奇心是越来越强了。

辰思思真想直接问她,为什么她面对仙女还能如此平淡,连说到她自己得偿所愿这种应有强烈成就感和欣慰感的时候连呼吸都没有一点变化。

可直接这样问就太失礼了,作为一个仙女,这样不行。

只能各种旁敲侧击,慢慢攻陷。

辰思思继续问道:“你这与木依奥神沟通的法术能跨越神界与人间的界限是吧?这又是何原理?”

“回仙子,此法术的首要便是静心诀,心静之后便可感受木依奥神那遍布楼兰的守护神力,之后便是努力将心中所想传达至天之所。”

原来如此,辰思思心中哦了一声。难怪她从内到外都平静无比。

“既然这里是木依奥神所守护的大地,我作为一个下凡到楼兰的仙人自然要向他打个招呼。可惜我在神界没听说过他,现在在这里也不懂如何跟他交流,这打招呼的事情就由你代劳了。”

“是,请古兰仙子随我来。”琪丽闻此便做了个“请”的手势,把辰思思带到了幽露宫顶层。

途中辰思思亦不忘环视四周,只叹这宫殿内部装饰虽然华美,但千篇一律——全是讴歌木依奥神的。

幽露宫顶层,强风猎猎。

圣女琪丽的洁白面纱也随着强风舞动不已。

那面纱看似半透明,但若是集中眼光去看的话反而越看越模糊,无论怎么看都无法看到隐藏在面纱之下的容颜。

辰思思忍不住开口问:“琪丽,听说蒙面是圣女的传统礼仪?”

“正是。”

“这有什么缘由的吗?”

“楼兰的圣女一生皆献于伟大的木依奥神,其容颜亦属于木依奥神,不可让外人看到,因此,我的容貌必须用面纱遮起。”

居然……

辰思思无语了。

这规矩实在是……

辰思思不知怎么的,心头燃起一股无名火。

“古兰仙子,前面便是祭坛,琪丽与木依奥神对话之地。”琪丽指着一个高台说道。

乍一看过去,这是一个不算很高的高台,很普通的圆形祭坛。上面的供桌上摆着一些水果和香炉。可走上去之后辰思思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出来。

看到什么了?

祭坛的地板上,居然画着木依奥神的巨幅神像,而且画的那姿势……

说白了就是要将某人拥入怀中的姿势。

而这某人,不用说也知道是谁。

辰思思觉得,虽然木依奥神的脸画得很英俊,可配合这种姿势和那种规矩,有种说不出的恶心感。

“仙子请在这里稍等,”琪丽示意辰思思站在木依奥画像的右耳处,“我作法片刻即可。”

辰思思站到了指定位置。

随后,琪丽便开始点燃香炉中的香柱。朝天拜了三拜,之后就跪坐在地上神像的肘弯位置,双手十指交叉握住,双眸闭合,口中念念有词。

哎,我还以为她会跳大神呢,结果却只是静静坐着啊?辰思思感叹。不过转念一想,她刚刚说了这“与神沟通法”的首要就是静心诀,不跳大神也理所当然。

一开始琪丽口中还念念有词,渐渐地声音就弱了下去,直至完全沉默。

现场的气氛从此刻开始骤变。

辰思思惊呆了。

用肉眼看过去没什么问题,一切正常。

可是辰思思已经感觉不到琪丽的存在了。

现在,辰思思除了视觉之外的其他任何感觉都捕捉不到琪丽的存在。

这种仿佛是眼睛在欺骗自己的感觉实在太怪异了!

这个圣女是个高手!刚刚自己还以为她没什么武功而放心大胆地悄悄窥探她的身体能量,现在看来她肯定已经注意到了!

大意了……辰思思懊恼不已。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与神沟通法”与借用自然能量的手段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初……不对,这对辰思思来说只不过是半天以前的事情,辰思思和陬天轼参加卢鹃生日宴会的时候带了个几乎等身大的大白熊礼物,在拿出来送给卢鹃之前一直背在身后,而卢鹃他们却直到辰思思和陬天轼拿到身前的时候才发现有这么个礼物,全靠自然能量的帮助。辰思思和陬天轼把大白熊的能量和周边的自然能量尽可能毫无痕迹地糅合在一起,这样子其他人就不会注意到自己身后大白熊的存在。

这是辰思思和陬天轼对利用自然能量隐藏气息的初次实践。

可眼前的圣女琪丽的手段明显比自己高明。

这可是相当于把大白熊塞到自己怀里自己却看不到、摸不着,完全感觉不到,这种级别的手法。

强风猎猎,辰思思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

标签: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巨根增大网

    让人百看不厌的博客,真的不是很多!

给我留言